老版字幕网app

? 董如意就是个人精,她既然敢当街打人,那便是有依仗的。

魏忠贤可不替董如意担心,至于让人通知刘相,他觉得这样糟心的事,如果不让刘相知道一下,岂不是太可惜了。

就像魏忠贤想的那样,刘相看到奏本的时候,脸都黑了。

刘相骂道:“董盛鸣脑子里都装了什么,这样的信他也敢写?”

如今且不说董如意救庆王世子、晋王世子的功劳,就说她如今得的盛宠,她可是连代王府景公子都不放在眼里的人。

这样的人,哪里能惹。

***

董侍郎府上。

碰的一声,茶盏碎裂的声音在屋内响起。

紧接着便是董盛鸣的怒吼声:“你是怎么想的,你是嫌我还不够烦是吗?”

董盛鸣此刻已经得知了匿名信和董如意状告他的事。

他以为是王氏递了匿名信,董如意这才递了状纸。

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

院中的仆人四下散去,此刻谁敢在这里听夫人被骂。

董盛鸣依旧怒吼着:“你个蠢货,如今的董文德已不是那个无依无靠的少年了。

你真以为你能告倒他,他如今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。

还有他的那个养女,那也是你能告得的?

她当初连代王的儿子都敢打,你我的儿子又算的了什么?”

董盛鸣是彻底的努力。

前几日宫中的事已经把他吓了个半死,如今他不仅要打点刘相那边,还要打点人救董文昌。

王氏站在厅堂中,她呜呜的哭着。

她这一趟大牢走的,原就气愤异常的她,此刻听到董盛鸣骂她蠢,她更委屈了。

王氏怒了,她直接哭喊了起来,“儿子被人打个半死,如今关在那阴暗的牢中。

你不去找旁人理论,不去想办法救儿子出来,你到数落起我来了。

我的命怎就这么苦啊!”

她这么一喊,更觉得自己命苦了。

王氏道:“你有本事现在就把儿子弄出来。

还有,我怎么蠢了,我一没贿赂官员,二没买通狱卒。

这大周朝何时连个冤都不能审,连个状都不能告了?”

如今江宁董家是一年不如一年了,连带着她都要谨小慎微的。她回个娘家,不说看旁人的脸色,就单单姐妹看她的眼神,都让她觉得气闷。

还有这几日董盛鸣事多,他为了缓解心情便宿在了小妾房中。

王氏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。

董盛鸣哪里不知道王氏所想。

他被王氏的话直接气了个倒仰,他指着王氏道:“你懂什么?你出去问问,要不是文飞张扬跋扈,他哪里会挨这顿揍。”

王氏一边哭,一边得理不饶人道:“就算文飞有错,那她一个小辈,哪里就能教训长辈了?我就不信这大周还没王法了。”

董盛鸣看了一眼王氏,他不愿继续同王氏争吵,起身向外走去。

他还要解决这后面的事,他还得善后。

董盛鸣的态度让王氏更加的伤心了。

她回来是求董盛鸣救儿子出狱的,结果反倒是她挨了顿骂。

王氏道:“备马车,我要回王家,回王家。”

王氏哭着上了马车。

董盛鸣此刻还不知道王氏回了娘家,他先是寻了家中的幕僚。

众人商议后,他便写了拜帖求见刘相。许多事他都要解释,否则日后董家再不用想靠上刘相这颗大树。

一个时辰过去了,刘相不仅没有见他,连帖子都退了回来。

董盛鸣此刻更加的着急了。

他想了又想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,此事必须由董盛兴处理,毕竟要不是因为他,他儿子也不会去董文德家,更没了如今这事。

董盛兴一听顿时急了,刘相可是他们唯一能依靠的。

朝中最大的势力就是刘相和魏相,可他因为陈家已经把魏相那边得罪了。

他哪里像过魏相能上位的如此之快。

董盛兴怒道:“这一家子畜生,当初我就说陈家生养不出好东西来,看看,让我说对了吧!

此事就交于我了,我现在就让那野种撤了状纸,我倒是要看看,她是不是连我也敢打。”

他说着便往外走。

董盛鸣见董盛兴要亲自去,心下大喜。他原打算使个董盛兴的亲信过去便好,毕竟董盛兴才是董文德的生父。

董盛鸣赶忙跟上,他说着劝慰的话,“咱们有话好好说,能和平解决,就不要动怒。”

董盛兴这几日同样气的够呛,他入京这么多日,那董如意不来便罢,可董世杰同样连人影都没有。

尤其是那几日宫变,那么让人担心的情形,董世杰就应该请他入府,亲自端茶倒水。

董盛展心下大惊,他赶忙上前栏道:“大哥、二哥且慢。”

董盛兴、董盛鸣同时停了脚步。

董盛鸣见董盛展阻拦,显然有些不高兴了,“五弟,此事可是关乎着,江宁董氏一族的未来。”

董盛展道:“就是关乎着董氏一族,弟弟才拦着二位兄长的。

二位兄长,如果董如意闭门不见,二位兄长又要如何?难道也向文飞一样的往里闯吗?”

董盛鸣没有作声,只是他听董盛展提起董文飞,更加的不高兴了。

董盛兴怒道:“她敢,看我不扒了她的皮。”他说着向外走去。

在西董除了二老太爷,他就是天。

别说董如意每次见他都是跪着回话,就是董文德见了他那也是卑躬屈膝的。

他相信不管何时何地,只要他出现,董文德父女便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董盛鸣因有事被耽搁了,董盛兴只好独自一人前往。

他路上的时候,就想着如何教育董如意两姐弟,他想着实在不行就直接留在府上,毕竟府中无大人,一群下人无法管教主子。

只可惜事与愿违,董盛兴到董文德府上时,董家大门紧闭,就连侧面和后面的角门也全都锁上了。

董盛兴道:“这府里没个长辈就是不行,劳烦江先生报我的名讳,让他们开大门迎接。”

江先生应是,牛气哄哄的去叫门了。

大门虽没有打开,可里面的人喊了话。

“是哪个叫门?报上名号?”

江先生道:“快去通知你家小姐和少爷,就说二老爷到了,让他们出来迎接。”